翻页   夜间
笔趣库 > 我能无限释放大招 > 第433章 众人臣服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库] https://www.biqiku8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许贤和黄明浩冷笑。

    还想故技重施是吗?

    许憎可不是吃素的,那可是天禁级强者,岂能被吓到?

    在许憎看来,既然对方说的如此强硬,那么他只能更加强硬。

    承担后果?

    他可没做错,他就是负责别人请见女帝,负责筛选能否有资格见到她,而他们连事情都没说,就撂下狠话,他不给上去请见,做错了吗?没有啊!

    所以,这许憎也丝毫不担心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竟然还想蹬鼻子上脸?也不看看这是哪里!

    “小陌陌,这人家都这么说了,那咱也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萧如涵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萧如涵的话,那许贤等人心中纷纷是冷笑。

    许憎也是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,看她这个样子,恐怕刚刚说的话也确实就是吓吓他而已。

    而陈陌却盯着那许憎,说道:“城主,你确定不去帮我们禀报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本城主话都已经放在这里了,今天,就算是本城主脑袋落下来也不可能帮你们去禀报!你们赶紧回去!本城主还有事情要做!”

    那些百姓们小声的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陈陌却嘴角一勾。

    “那希望城主大人一诺千金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陌手中拿出了一块令牌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这个东西,城主需不需要去禀报啊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尘陌,没听见?赶紧滚吧,别留在这里丢人了,就你还想见女帝大人?本少跟你讲了吧,这整个圣瑶天城见过女帝大人的都屈指可数,多数都是千百年前有幸见过一面而已,就你?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许贤冷嘲热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许憎瞪了许贤一眼,骂人可以,但是在这样的场合,百姓们也都在这里,他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,然后他看向陈陌:“就算你拿出了天禁之器,不遵守规则就是不遵守规则,本城主也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那许憎话说到一半,这才真正注意到陈陌手中的那块令牌,然后他整个人直接怔住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微微的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,这令牌想必你应该认得吧?”

    许憎走下椅子,然后缓缓地,怔怔的走向陈陌,走近后咽了一口口水,满脸的不敢置信!

    帝王令!

    这是帝王令!!

    不不不,假的!一定是假的!

    不对,不可能是假的!

    这个世上见过帝王令的人屈指可数,他有幸见过一次,那如何才能确定这是帝王令呢?

    在帝王令中存在着帝王的威压,若细细感知是能够感知到那种令他们臣服的感觉的!而这块,就有这样的感觉!

    帝王令,有着怎样的权利呢?

    见帝王令者见帝王!

    没错,在该帝国之中,见到了帝王令那就犹如见到了女王,在圣瑶帝国,见到这帝王令,那就如同圣瑶女帝亲临!整个圣瑶帝国,许憎都未曾听说过有谁有幸能够得到圣瑶女帝的帝王令,要知道,见她一面都难,更别说让她亲自赠与帝王令了!就算是他,女帝脚下的一城之主,兢兢业业多少年都未曾得到这帝王令,而这小子……

    当然,陈陌就是拿出来亮一下身份,还真好用,但是呢到底等不等同于就把这帝王令给用了,那陈陌就不知道了,应该不等于吧?毕竟圣瑶女帝说了,这帝王令可以号令百万雄师,若他这样用了,那就没了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不是用一次就要没收的话,那岂不是拿着这个帝王令,天天整个圣瑶帝国各种浪,去到哪里,帝王令一亮,皆要臣服,应该也不能这样啊!

    倒时候问问吧。

    那许憎直接半跪在陈陌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臣许憎,参见使者。”

    这一幕,所有人全部都愣住了!没错,从未有过的震惊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为什么城主大人要跪在一个小子的面前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刚还要赶他走,怎么突然这样了?那令牌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太…太震惊了,简直太匪夷所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百姓们你言我语,满脸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那许贤和黄明浩也都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父…父亲,您这是作甚?”

    许贤不敢置信的问。

    “赶紧跪下!”

    许憎喝道。

    许贤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许憎怒喝一声,他浑身一颤,赶紧半跪在那里!

    “所有人,见帝王令者见帝王,跪下!”

    许憎然后又是大喝一声,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那黄明浩还有许贤当然听说过帝王令,这尘陌手中……拿着的是帝王令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刷——

    周围的百姓,包括大殿内许憎的人全部半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半跪,单膝下跪,代表着尊敬,这是很正常的礼节,双膝下跪那就过分了,当然无需。

    黄明浩咬着牙,可是连那许憎都跪了,他若是不跪,岂不是找死?

    萧如涵小嘴儿微张。

    这小子手中竟然有圣瑶女帝的帝王令?

    突然她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也是哈,帮助人族把炎魔殿给端了,这圣瑶女帝给他个帝王令也不足为奇吧?

    这小子的身上,简直是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然后萧如涵露出了一抹狡黠,也半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陈陌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你就别了吧。”

    陈陌对萧如涵说。

    “那不成,我们跪的可不是你,而是帝王令。”

    萧如涵说。

    陈陌摸了摸鼻尖,然后目光犀利的扫了一眼所有人。

    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主要是,许憎是死都想不到,这个小子手中有帝王令啊!他只能如此啊!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,刚刚您说的话还算数吗?”

    陈陌冷冷的问,威严倒是蛮大的。

    那许憎擦了擦冷汗。

    “这…尘……使者大人,你也知道,我也只是奉命行事,按规定行事……”

    陈陌摆摆手:“罢了罢了,那也不怪罪于你了,这个脑袋你还是留着吧,我也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谢使者大人。”

    拥有帝王令的人,就等同于圣瑶女帝的身份使者。

    陈陌也是没想到,这玩意儿这么夸张,而且,同样是天禁级吧,怎么见个令牌,这许憎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,是发自内心的尊敬与胆怯,这圣瑶女帝,真是厉害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